生活中有比快乐更重要的事

更新时间:2023-05-29 07:45:17    点击次数:206

我们的文化痴迷于幸福,但如果有一条更令人满足的道路呢? 作家Emily Esfahani Smith说,幸福来来往往,但拥有生活的意义——为超越自己的事情服务,并培养自己最好的一面,也许是更值得做的事情。

我曾经认为人生的意义便是追寻快乐。世人普遍认为成功是通往幸福的道路,因此我寻找理想的工作,完美的伴侣还有舒适的住处。可我非但没有感到充实,反而感到焦虑迷茫。这种情况不止发生在我身上 ,我身边的朋友也有一样的情况。 

最终我决定去研修“积极心理学”,去研究什么才能让人们感到真正幸福。我的发现改变了我的人生。数据显示一味寻求快乐反而得不到快乐。同时让我震惊的是:全球的自杀率都在上升,最近美国的自杀率达到了30年来的最高峰。即使事实上人们的生活水平在你能想到的领域上都有所提升, 还是越来越多的人感到绝望,抑郁以及孤独。即使你不是抑郁症患者,也能感受到空虚感正侵蚀着我们的内心。迟早,我们都会疑惑:人生就是如此了吗?研究显示造成这种绝望感的并不是生活缺乏快乐。而是因为生命缺少了人生的意义。 

因此我思索人生除了快乐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,以及快乐的人生与有意义的人生有什么不同?很多心理学家把快乐定义为一种安心舒适的状态,在当下感到开心。意义则有更深的含义。著名的心理学家马丁·赛里格曼认为意义来源于归属和献身高于自我的事物 还有塑造最好的自己。我们的文化醉心于寻求快乐,但我意识到寻求意义更能让你有满足感。研究显示有意义的人生让人更变得更坚毅,在学业和事业上更成功,寿命也更长。

这一切都让我思考:如何才能让人生更有意义?为了找出答案,我在五年间采访了几百余人并翻阅了浩海如烟的心理学,神经系统学和哲学文献。经过所有这些努力,我发现构成有意义的人生需要四大支柱。只要我们能构建全部或部分支柱。我们所有人都能拥有有意义的人生。 

第一大支柱便是:归属感。归属感来源于人际关系中,在这段关系中你的内在本质受到重视,而你也对人的价值感到认可。但某些组织和人际关系给予了一种廉价的归属感;在这里你的价值在于你的信仰,在于你讨厌谁,而不是你是谁。真正的归属感来源于爱。它时时刻刻都萦绕在你身边,这是个选择——你可以选择是否要和其他人培养归属感。 

举一个例子。我的朋友乔纳森每天都在纽约同一家小店里买报纸。他和店主不止是商业交易。他们会花点时间聊聊天,很亲切地对待对方。有一次乔纳森没有零钱,店主就说,“没事,不用付了”但乔纳森坚持付钱,为了换零钱他去店里买了些他不用的东西。当他把钱给店主的时候,店主拒绝了。店主感到很受伤。他本想慷慨对人,但乔纳森拒绝了他的好意。

我想我们都会在无意中伤害他人。我也如此。我有时撞见我认识的人却没打招呼。有时候我在别人和我说话时看手机。这种做法贬低了他人。让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存在感和价值。但当你用爱联系他人,你建立的纽带就激励了你们双方。

对很多人来说,归属感是人生意义的最重要来源,那些与家人和朋友的纽带。而对其他人而言,意义的关键来源的第二大支柱是:人生目的。找到人生目的和找到让你快乐的工作不一样。人生目的并不在于你所得而在于你所给。一位医院的管理员说他的人生目的就是治愈病患。很多家长会说人生目的是 “养育自己的孩子”。人生目的意味着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人。当然对很多人来说,我们通过工作来实现人生目的。这是我们的贡献,也是感到被需要的方式。但这也同时说明工作中的疏离问题,失业, 低劳动参与率——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关乎生死存亡的问题。没有值得做的事情,人们就会陷入困境。当然不一定非得做份满足人生目的工作,但目的给了你活着的意义,这些“为什么”能让你坚持走下去。

第三大支柱同样跟超越自我有关。但方式完全不一样,那就是超然。超然的状态非常罕有,那一刻你忘却了日常中的繁琐喧嚣,进入忘我的状态,你感到自己与更高级的真实世界相连。之前和我聊天的某个人说他欣赏艺术时便会进入超然状态。另一个说进入教堂时会如此。对我来说,作为作家,这会发生在我写作时。有时候我太投入了,以致忘记时间流逝,忘记身处何处。这些超然的体验能真的改变你。有个让学生们仰视200英尺(约61米)的桉树一分钟的实验。在这之后,他们会感到不那么以自己为中心,当有机会帮助他人时也会变得更慷慨。 

归属感,人生目的,超然。然后是我发现的第四个构成意义的支柱,可能让人意想不到。那就是讲故事。向自己讲述自己的故事。从生活事件中提炼叙述会让你感到更加清晰。帮助你理解你如何成为你自己。人们总是忽视我们是故事的作者,可以改变讲故事的方式。人生不只是一连串事件。虽然发生的事情不可改变,但你可以编辑、解释和复述你的故事。

我曾遇到一个叫艾马卡的年轻人,他因打橄榄球而受伤瘫痪了。他受伤后不断告诉自己,“我曾经是打橄榄球的好手,可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。“人们经常用这样的基调讲故事——“我生活曾经美满,现在很糟糕。”这样只会让人更焦躁和抑郁。艾马卡过去有一阵就这样子。但一段时间后,他开始 讲述不一样的故事。他的新故事是:”我受伤前,人生并没有什么目的。我整日游乐,十分自私。受伤后我意识到我可以变成更好的自己。”这样的讲述改变了他的生活。在重述了自己的故事后,他开始指导孩子们,并且还发现了自己的人生目的是:帮助他人。心理学家丹·麦克亚当把这种行为叫做“救赎性故事”,用好的来救赎不好的。他发现,过着有意义人生的人说的故事通常都是由救赎、成长、爱来定义的。 

是什么让人们改变了他们的故事?有些人从心理疗师那得到了帮助,但你也可以完全依靠自己。只需仔细地反思你的生活,那些塑造你的经历,你所失去和你所得到的东西。艾马卡就是这么做的。你不可能一夜之间改变自己的故事。这可能要经历多年的痛苦挣扎。毕竟,我们都经历过苦难,都挣扎过。但接纳这些痛苦的回忆会让我们有新的见解和智慧,去找到支撑你的好东西。

归属感,人生目的,超然,讲故事:这就是构成有意义人生的四大支柱。当我还小时,我很幸运地被所有的四大支柱围绕。我父母在蒙特利尔的家 开了个苏非派礼拜堂。苏非主义是一种与诗人鲁米和苦行有关的心灵修炼。苏菲教徒们每周两次来到我家冥想,喝波斯茶,分享故事。他们的修行还包括做微小的善事来帮助世间万物,这意味着即使别人误解你,你也要善良对人。这给他们了人生目的:约束自我。

最后,我离家去读大学,并且日常生活中没有了苏非主义,我感到生活没了重心。于是我开始寻找如何过有意义的人生。这样我才开始了这段人生旅途。回首过去,我意识到苏非礼拜堂充盈着真的的文化意义。这些支柱是结构的一部分,这些支柱的存在帮助我们更深入生活。 

当然这样的法则也适用于其他强大的组织——好的或坏的组织。黑帮,邪教:它们同样提供了文化上的意义支柱,给了人们为之生,为之死的东西。因此社会更应该给予更好的替代。我们应该在我们的家庭和机构里建设这些有意义的支柱,来让人们成为最好的自己。但要过有意义的人生需要努力。这是一个连续不断的过程。每天我们都在书写自己的人生,加入新的故事。有时我们会偏离正轨。 

每当我感到自己偏离时,我会回想我与父亲间的一个重要谈话。就在我大学毕业几个月后,我的父亲心脏病发作,生命垂危。但他活下来了,之后我问他面临死亡时他在想什么,他说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活下去,这样才能陪在我哥哥和我身边,这给了他努力活下去的信念。当他被麻醉进行紧急手术的时候,他不是从十开始倒数,而是重复我和哥哥的名字当做祷语。如果他死了,他希望我们的名字是他最后的话语。

我父亲是一个木匠和苏非教徒。过着谦卑的生活,但也是一个美好的生活。当面对死亡时,他有活下去的理由:爱。他对家里的归属感,他作为父亲的人生目的,他念我们的名字时的超验冥想——他说这就是他活下来的原因。他就是这样讲述自己故事的。 

这就是人生意义的力量。快乐来来去去。当生活一切顺利,或者遭遇不幸时,有意义会让你坚持下去。

 
主办单位:上海顺朝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
统计数:4307182